后疫情时代中医疫病学的构建与实践

发布日期:2020年12月01日文: 何清湖 来源 : 湖南日报

在当今世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的情形下,中国的疫情防控成效为世界瞩目。“中西医并重”的根本医疗策略,不仅使我国社会运转和经济发展近乎步入正轨,而且使整个国家健康卫生水平乃至社会发展格局有了焕然一新的提升。面对病毒的易变异特性,总结中国疫情防控经验特别是中医药学防治新冠疫情的经验就显得尤为重要,构建中医疫病学也将是建设公共卫生安全体系的重要板块。

中医药在抗击新冠肺炎中取得了哪些成绩?毫无疑问,疫情初期,面对新型病毒,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第一时间组织专家拟定了以“清肺排毒汤”为代表的针对性有效方剂,并推出以“连花清瘟胶囊”为代表的有效成药,在第一时间应用到临床中;各省市结合当地特点及体质特征推出本土方案参与防治,及时遏制了疫情蔓延的势头;从治疗上来说,中医或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轻转重、重转危以及死亡率明显较低,正如张伯礼院士所说:“中医药全程参与新冠肺炎的治疗,特别是在中药进入方舱后,帮助患者改善症状,降低轻症转重的比例……中医药可以帮助控制患者不转重,不转重就没有死亡,同时在恢复期促进康复,减少后遗症”。因此,在不断更新完善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中,始终将中医辨证治疗的具体内容纳入其中,凸显出中医药在疫情防治中举足轻重的作用。

为何中医药能够有效防治新冠肺炎?首先,中医药学对于瘟疫并不陌生。据史料不完全统计,中国在进入文明历史的进程中,就经历了大大小小约500余次瘟疫的侵袭。历代中医先贤们在与疫病的抗争中博极医源、精究方术,积累了大量抗击疫病的经典方药及救治举措,在疫病治疗经验上可谓积累丰厚。同时,中医先贤还依据大量经验凝练理法、审查机要,形成了提纲挈领的高度理论及方证认识,在面对新型病种时能见招拆招、随证制宜。可以说,中医药学在这场抗疫战争中,其宝贵经验和高屋建瓴的临证理法是制胜关键,值得我们深入总结、发掘和传扬。

如何构建中医疫病学?早在2003年SARS疫情之后,我与原湖南省中医药管理局局长袁长津教授共同合著《现代中医疫病学》一书,对构建中医疫病学开始了初步探索。我认为,中医疫病学的构建应当遵循四个原则:

一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抛开实践空谈理论,是空中楼阁;而没有理论指导的实践行为则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因此,构建中医疫病学,必然要在中医防治疫病经验基础上进一步总结理论、梳理方法,更重要的是在临床中不断践行、实际验证,才能真正形成实事求是而效验确切的理、法、方、药。

二是经验与循证相结合。对于医学研究来说,虽然自然科学方法或者说循证医学研究都是必不可少的科学手段,但是面对新型疾病的出现,我们不能只等靠创制新药对抗新病。中医之汗牛充栋的医学经验、高屋建瓴的临证理法、灵活辨证的处方用药,更能在危难关头彰显亮点疗效。当然也要注意,科学技术始终是第一生产力,如何通过循证医学进一步研究中医药、证明中医药,是中医药学与现代科学接轨的重要路径,也是中医疫病学构建中不可或缺的技术手段。

三是中医与西医相结合。虽说中医药学抗击疫情具有明显成效,但西医学现代诊断检测技术、急救手段、外科手术、生命维持系统等同样在新冠肺炎的救治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可以说,中、西医各有所长,正是二者的有机结合才达到了抗击疫情的最佳效果。因此,构建中医疫病学,要以中医疫病理论和中医辨证防治知识为主体,同时引入现代科技手段和西医传染病的理论和方法,才能进一步促进和完善中医药防治体系构建。

四是传承与创新相结合。2019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对中医药事业发展做出“传承精华,守正创新”重要指示。中医药学千百年来积累了大量针对各类疾病、各种情形的丰富方药,并总结出了许多具有高度指导意义的理论与方法,为未来可能的病种防控提供了扎实的素材。我们在尽可能完整继承这些宝贵的中医药学素材的同时,也要与时俱进地创新、开拓进取地研究、不拘一格地萃取,才能使中医药学历久弥新、生机无限。传承是学科发展的基础,而创新是学科进步的动力,中医疫病学只有以丰厚的中医历代临证理验为根基,并高举创新旗帜,融贯科研、西医、科技力量,才能真正形成具有前瞻性、科学性、务实性的成熟学科。

(作者系湖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澳门威尼斯app下载基地、湖南省思想政治工作研究基地特约研究员)

关闭

相关资讯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版权所有©澳门威尼斯app下载   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  |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含浦科教园区  |  邮编:410208  |  电话:0731-88458000 88458111(传真) 湘ICP备05002960号 |   技术支持:

Baidu
sogou